邂逅螞蝗
作者 /小鷹  日期 /2007-01-24
 
 
看到一篇文章上是這樣寫螞蝗的:「等待,一年中只要逮著一次機會,那生命中最酣暢時刻的感受,值得讓所有的等待不再無奈。」記不得第一次與螞蝗邂逅是什麼時候,不過這種神奇、外號叫ㄍㄚˇㄍㄨ的生物,從剛開始的花容失色,到現在的從容鎮定,中間的的確確已和牠短兵交接過無數回。


記得一次和文心去走跑馬古道鴻子山O型,時值端午梅雨季,正是螞蝗成熟期,走完鴻子山,兩人腳上抖一抖就掛了近二十隻的嘎咕。除了鮮血直流外,還癢得不得了,於是兩人紛紛運用各種方法,試煉螞蝗的韌性:優碘、熱水、酒精……。還記得有一次好不容易溯到札孔溪口,準備吃午餐之際,姑娘我成了唯一中標的犧牲者。那時為了展示給參加的社大同學看,幽默的小朱桑還喝令我不准動,將吸附在我手臂上、正無限暢飲的好傢伙,細細替社大同學講解一番,真令我哭笑不得。記得一個朋友曾說過螞蝗的夢魘,當他從中級山好多天廝殺下來,連續兩個禮拜一直流鼻血,去看醫生也找不出原因,最後照鏡子發現,有東西在鼻子裡蠕動,開刀一看,原來兇手就是螞蝗。


其實最常說防螞蝗的方法,就是撒鹽巴。不像我們人有一層皮膚保護,螞蝗生長在潮濕的林子裡,靠的就是吸收森林裡的濕氣潤滑牠的肌膚,一旦鹽巴撒下去,如同滲透作用的高張溶液Hypertonic solution「外界溶液的濃度大於細胞內的濃度,則水分自細胞向外滲出,細胞內的物質濃度隨之增高,因此,細胞發生原生質萎縮以致死亡。」很快地會看到捲曲痛苦的牠突地掉落到地面翻滾,最終脫水而死。防止螞蝗上身的方法,還有個方法就是打綁腿,不過大概也只能防一半一半的機率,我就有過打綁腿還被螞蝗突破的經驗,當時是休息吃飯檢查褲管時看到,也只能自嘲正好加菜。還聽學長說過一物多用的妙招,噴「肌樂」,除了消除身上肌肉酸痛外,換個說法也是讓螞蝗全身肌肉鬆弛掉下來。


其實,螞蝗只要遇到刺激性的東西,很快就會不敵投降,像文章中說的台灣秋海棠,酸酸的,適合當零食嘴饞時咬的秋海棠葉炳,也是螞蝗的剋星。聽多、看多了熱帶雨林的可怕,蚊子昆蟲不斷飛撲過來,就覺得台灣森林裡的這種神奇生物,還蠻可親的。牠只是靜靜地等待生命中的那一刻:「得之,我幸;不得,我命。」如果,當牠在皮膚上游走,還沒找尋到適合的角度下口,便能及時發現的話,是可以好好捉弄一番。嗯,想一想,還是跟牠say hello and bye bye.放牠走吧,牠也算是這個原始林沒有被破壞太厲害的一個幸運指標,應該是值得妳我慶賀的。

 
 

社團法人中華民國五二三登山會
E-mail:523@523.org.tw   匯款資訊:
合作金庫雙連分行(銀行代號:006)
帳號: 0925-717-102529
戶名:社團法人中華民國五二三登山會
本網站由523登山會更新維護,版權皆歸523登山會與原作者所有。程式設計:吳旭昇網頁設計:張伊雯
社團法人中華民國五二三登山會 版權所有 © 2008 523 Mountaineering Association, Taiwan. All Rights Reserved